绝对不能再瞎眼了

【獒龙】一个小甜饼的合集【一发完】

巨甜!

就是个小号:

※无脑无文笔无时间线


※新文难产了






-1-


 


“师兄你看。”


 


许昕把手机递给马龙的时候,张继科正拉着方博死命怼。许昕觉得再放任他们这样下去方小博回家又要不给自己好脸色看了,然后果断掏出手机打开了微博。这头条虽然丝毫没有可信度但是有利用度啊。


 


“昕啊你很空是吗?那我们来对拉。”


“不不不师兄我可忙了……”


“你还有时间刷微博能忙到哪里去,来我们练一会儿。”


“不不不别别别……”


 


张继科训练完看到新闻的时候也是懵逼的。这都什么玩意儿?老子一心只沉迷训练跟媳妇儿,哪来的心思约会别的女人?


 


张继科看看在边上收拾东西的马龙,纠结是该主动坦白呢还是主动坦白呢。


 


“龙啊……”


“嗯。”


 


头也没抬。这态度到底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生气还是不生气啊。


 


“那个什么,我们晚上吃点啥?”


“食堂有啥吃啥。”


“……那什么,吃完我们干啥去?”


“训练。”


“训完练干啥?”


“睡觉。”


 


马龙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张继科。


 


“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


 


果然小队员说得对。盐一脸的龙队太可怕了。张继科决定还是不要随便坦白了,免得被家暴。


 


马龙冷哼一声,低头继续收拾自己的拍子。


 


“张继科你真是厉害死了。有本事跟女明星传绯闻,没本事坦白?”


“……嘿嘿嘿你都说了那是绯闻嘛,绯闻都是假的当不得真的。”


 


马龙瞥他一眼背上包往外走,张继科连忙跟上。


 


“我一直以为跟你传绯闻的只有我,没想到现在都有女明星了啊。张继科儿你很牛逼嘛。”


“瞎说八道!我跟你传的能叫绯闻吗,那最多算公开。”


“张继科儿你抓的住重点吗?”


“抓的住啊,重点就是你知道这件事并且没生气。”


“你确定这是重点?”


“这当然是重点。你就是我的重点。”


“行了行了你别跟着我了,跟人记者解释一下人等你一下午了。我去食堂打好饭等你,澄清完赶紧麻利地过来,别又满嘴跑火车似的停不下来。”


 




晚上回了宿舍,张继科洗完澡出来就看见马龙靠在床头在翻微博,见他出来,马龙把手机扔到一旁。


 


“说吧,给你一句话的机会解释。”


“马龙我们公开吧。”


“嘛玩意儿??!!”


“我想我的名字永远都跟你的放在一起并且只跟你放在一起,我想别人说起我的时候就能想到你说起你的时候只能想到我,我想我们能牵手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镜头前面,我想下次说马龙爱张继科的时候不是为了综艺效果,我想世人说起科龙的时候不只有大战,我想向全世界宣告你是我的我也只会是你的。”


“……我是叫你解释不是叫你撩我。”


“你也承认被我撩到了吧。”


“滚蛋。自恋那样儿。退役之前别指望公开,退役之后我考虑考虑。”


“媳妇儿亲一个。”


“滚蛋再叫我媳妇儿就滚去自己房间睡……亲我也没用……唔……”


 


其实哪用的着什么解释。懂的人自然懂。


 


 


-2-


 


最近这个天气哦,港认真的哦,真的是要生气了。方博站在训练馆门口,看着外面的雨帘很是惆怅。好好的雨说下就下,好好的球说输就输。这都什么玩意儿这是。


 


“博儿?没带伞?去食堂吗走吧我带你。”


 


马龙侧背着球包走过来,看看外面的雨从包里掏出伞来。


 


“继科儿早上就说要下雨,非要我揣着伞。”


“师兄呢?他不跟你一起?他居然舍得不跟你一起?他居然愿意不跟你一起?”


“……你走不走?不走别废话,走就更别废话。”


“走走走。”


 


马龙作为一个公认的有风度的好队长,跟一个弟弟共撑一把伞,特别是这个弟弟还是自个儿对象的师弟,自然而然地就把雨伞往方博那边斜了过去,自己的肩膀全湿了也没反应过来。


 


“欸师兄、瞎子?”


 


没走几分钟,方博听见有人踩水花靠近的声音,回头就发现了张继科和许昕。


 


本来两人撑着一把伞慢悠悠地往食堂晃,一边走还一边讨论点技术问题,结果张继科一抬头就看见马龙把伞一个劲儿地往方博那边歪,自己半边身子都湿透了,说了一句我操就扔下许昕大步追了上去,把自己的伞举到了马龙头上,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把马龙手里的伞扔给了方博。


 


“我操张继科你个完蛋玩意儿就这么把老子抛下了?”


 


许昕只能跟着小跑过来,钻进方博的伞底下,左手接过伞,右手揽过方博往怀里带。


 


“那你就带着你家世界第一博儿赶紧滚蛋。”


 


张继科小心地把马龙揽到怀里,确定他另外那只胳膊不会淋到雨,然后把伞塞给了他,自己掏出纸巾给马龙擦衣服。


 


“马龙你自己半边身子都淋湿了你不知道吗!”


“两个大男人撑一把伞本来就有点挤好吗,我总不能放着博儿淋湿吧。”


“怎么不能,他个大男人淋点雨怎么了。”


 


方博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师兄麻烦你说这种话的时候考虑一下当事人还在现场好吗。


 


许昕也想翻白眼。你这死狗说这种话的时候考虑一下我还在现场好吗,好歹方小博也是我放心尖尖上的人好吗。并不想搭理他们,许昕揽着方博换了个方向,往乒羽馆外面觅食去了。


 


“我也是男人我淋点雨怎么了。”


“你是普通人吗?你是我的人。”


“……张继科儿你注意点影响。”


 


张继科皱着眉头擦了好久的衣服然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湿都湿了还能咋的。


 


“你说你这体弱多病的淋点雨万一感冒了怎么办。不行等会得叫食堂大妈给你煮点姜汤。”


“张继科儿请问我什么时候体弱多病了?之前感冒的好像是你吧?”


“对啊你看我体质这么好的人前段时间都感冒了,你就更应该注意了。晚上回去给你泡点板蓝根预防一下。”


“我就只淋了只胳膊好吗这位同志你能不能不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的?”


 


晚上回了宿舍,张继科刚准备把泡好的板蓝根端过去,就发现马龙抱着一盒哈根达斯一边看电影一边吃得起劲儿。


 


“马龙你还吃冰激凌?你知道今天北京零下吗!你要是感冒了我肯定让你一星期下不来床你别不信!”


“我要是感冒了我本来就下不来床。”


“马龙!!!”


 


马龙撇撇嘴,把冰激凌塞给张继科,伸出舌头舔舔嘴巴外面粘着的冰激凌末儿。小粉舌头看的张继科一股子热血。


 


“不让吃冰激凌那你给我点别的啊,看电影不吃点什么我难受。”


 


张继科把冰激凌扔到一边,合上了马龙的笔记本电脑。


 


“吃什么吃。吃我吧。”


“……唔……板……板蓝根……不喝了?”


“喝什么喝,动起来就暖和了。”


“……不要脸。”


 


 


-3-


 


“呀马龙,你别乱跑,等下我又找不到你了。”


 


来日本才两天,马龙已经迷路五次了。去个洗手间找不到回来的路,逛个街转头就不见了人,买个小吃回来人又出了视线范围。果然是路痴人设不能崩。


 


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张继科摇摇脑袋拽住想往左边拐的人。


 


“呀这边往右好吧,跟着我好吧。”


 


浅草寺人还是太多了,好似世界各地的观光客都涌进了这里。张继科攥紧马龙的手往右边走去。这么大个人了,出门在外还是只会靠直觉拐弯。


 


其实搞运动的人多少有点迷信。来浅草寺烧香祈福也无非是希望取个好兆头。希望家人平平安安,希望事业顺顺利利,希望自己跟马龙能携手共白头。


 


等张继科抽完签挤出人群的时候,好嘛,马龙又找不到了。


 


马龙其实也很懵逼。手机钱包什么的全在张继科手上,马龙自己只背了个单反到处瞎晃,结果从单反的小框里再抬头的时候,就已经看不见张继科的身影了,剩下他一个人置身在各国语言混杂的空间里不知所措。


 


“wataxi…wa?si…simimasei…我操。”


 


马龙现在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简单地学两句日语,哪怕是把英语讲得再顺溜一点也好。都怪张继科非要出国旅游,国内走走不好吗。


 


酒店的名字不记得,身上也没有钱,在几个中国游客的帮助下马龙好歹是找到了浅草寺的大门,一屁股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等张继科来找他。


 


张继科找到马龙的时候已经快要急疯了。在寺内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人,也不是没出门来看过,只是或许马龙那个时候还忙着在寺里搭讪中国人没出来,张继科只好又一头扎进寺里找。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人坐在门口的石阶上靠着石狮子快睡着了。


 


操他霸霸。


 


张继科上前把马龙拽起来抱进怀里。


 


“你他妈的吓死我了知道吗!”


 


马龙本来睡得迷迷糊糊的一下子就清醒了。


 


“继科儿……”


“手机钱包什么的都自己拿着,你手机备忘录里我存了酒店的名字,日元也给你塞足了。你要是再丢了就打电话实在不行就打车回去。啊呸你他妈再敢丢了试试看!再不跟紧我走丢了晚上回酒店看我不揍你。”


“张继科儿又不是我想走丢的……”


 


张继科把人放开,走到边上卖气球的小贩那儿挑了半天。没有钢铁侠的,要了个美国队长的盾牌。然后系到了马龙手上。


 


“这什么啊,太蠢了吧。”马龙扯扯手上的绳子想解开。


 


“系着,不准解,浮着个气球我好找你。”


“……哦。继科儿我们吃饭去吧,那路边上好多好吃的。”


“行行行,你拉着我的手别放啊。”


“欸知道了知道了……那个那个那个好吃。”


“马龙说好的拉着手别放呢!”


 


 


-4-


 


张继科练完最后一桶球,坐在场边的椅子上开始收拾自己和马龙的球包。馆里别的队员都走完了,只剩下他和马龙。马龙总是习惯性加练,张继科总是习惯性陪马龙加练。


 


马龙捡完地上的球,走过来坐到张继科身边。本来张继科说陪他一块捡,然而马龙考虑了他的腰之后拒绝了。


 


张继科把短袖折好塞进去,又拿出毛巾把马龙的狂飙龙一圈一圈地围好。


 


“你说你对你的狂飙都比对我好,还说什么怕它冷。不行我吃醋。”


“张继科儿你发什么神经,连拍子的醋都吃。”


“不管,你对除我之外任何人或物好我都吃醋。”


 


马龙笑出声,伸手摸张继科的胡茬。张继科的胡子总是长得很快,一天不刮看起来就跟沧桑了好几年的大叔一样,还被方博取笑过跟劳改犯似的,当然最后挨了他师兄一阵儿怼。


 


马龙摸摸胡茬又挠挠下巴,姿态像在逗猫儿似的,张继科哭笑不得地躲开,马龙又凑上来。


 


“龙你干嘛呢。”


“我在调戏你啊。”


 


得。厉害了。张继科把拍子扔到一边,抓住马龙的手,表情有点严肃。


 


 


“干嘛?生气了?”


“生气?呵。”


“不让摸就不摸了呗。”


 


小气吧啦的。马龙撇撇嘴,把手收回来,背上包站起身准备走。结果手被狠狠一拽拉得他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张继科站起来,弯下腰凑近马龙,把他身上的包扯下来扔到一边,一只手把人按在椅背上。马龙觉得张继科鼻子呼出的热气都跟自己的融在一块儿了。


 


“干……干嘛?”


“摸我下巴叫调戏我吗?”


 


张继科伸出另一只手捏住马龙的下巴就亲了上去。亲到马龙脸都憋红了喘不过气儿拍打着张继科的肩膀推开了他。


 


“龙啊,学着点。这才叫调戏。”


“屁。这叫臭不要脸。”


“那我教你一个别的……我操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本来凑得很近的张继科突然就直起了身子一脸的紧张,吓得马龙也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怎么了?什么重要的事?是家里的事情还是球队的……唔……”


 


马龙话没说完就被张继科抱住,低头又是绵长的吻。


 


“就是亲你这件最重要的事呀。”


“……张继科儿你真是牛逼坏了,调戏人的套路一个接一个的,果然是撩多识广。”


“放心我只撩你一个。”


 


 


-5-


 


“龙队你这脖子上的……是吻痕?”


 


方博到训练馆跟着马龙做热身的时候就发现了马龙脖子上的痕迹,一激动就嚷了出来。听得许昕赶紧过来看热闹。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而且今天张继科不在。


 


“诶我说方小博你怎么心理这么阴暗呢,怎么就不能是被家暴的呢?”


 


方博翻了一个白眼。到底是谁心理比较阴暗?


 


许昕看看马龙的表情。卧槽不会真的是家暴吧?


 


“卧槽师兄你不会真被家暴了吧?那只死狗在哪里我要去打死他给你报仇。”


 


马龙听见许昕这话连连扶额,不知道怎么解释。根本没法儿解释。他总不能说这就是张继科亲出来的吧。


 


马龙本来就皮肤白嫩,一点小痕迹在他那里都会格外显眼,何况是脖子上那么明显的红色印记了。


 


但是马龙又觉得要不然还是让许昕去打张继科一顿吧,别打死就行。妈的昨天都叫他别亲脖子了还非亲脖子,叫他别种草莓了还非种!这连锁骨都遮不住的训练小短袖能遮住个鬼啊!


 


然而许昕并不会真的去找张继科打一架。开玩笑老子可是有脑子的人怎么打得过藏獒。但是可以让别人去替师兄报仇嘛。


 


于是两个小时之后,小胖听到的版本是:不好啦龙队跟科哥吵架啦,好像还动手啦。


 


再俩小时之后,周雨听到的版本是:不好啦龙队跟科哥打架啦,龙队还被科哥打伤啦。


 


到中午的时候,队员们听到的版本是:不好啦龙队和科哥分手啦,俩人分手之前还打了一架。


 


结果等下午张继科结束外面的三创活动回到训练馆的时候,版本已经流传成了:完蛋了科哥龙队闹翻了,打了一架之后老死不相往来了。


 


张继科一脸懵逼地听小队员说完传闻并且被告知马龙已经被刘指导叫去办公室单独谈话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Ex me?老子含辛茹苦地牺牲色相出去搞三创,结果回来的时候你们就把老子的媳妇儿都搞没了?


 


马龙被叫去谈话的时候内心也是很懵逼的。不就是没有及时阻止大蟒的发散性思维吗怎么舆论演变成这副鬼样子?


 


进了办公室,刘国梁倒是一副和气生财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样子。马龙这孩子肯定是有对象了哇要不然哪能天天乐得跟许昕似的哇。


 


“马龙哇你是不是有对象了哇?”


 


这什么开头?难道不是应该先关心一下我跟继科儿闹翻这件事吗?马龙暗戳戳地想。虽然自己跟继科儿这档子事儿国家队队员已经人尽皆知了,但是教练还不知道哇,毕竟没正式公开过,教练也没往那方面想,权当孩子之间关系好一点罢了。


 


而且马龙不打算在退役之前公开。你瞅瞅就一队这么十几二十个人的舆论都传得这么可怕了,万一公开了那外面的风言风语还指不定得翻出多大的浪来。


 


但是刘指导现在这个直球打得有点可怕啊,莫不是他已经知道了?马龙有点拿不定主意。


 


“没……没有啊。”


“还说没对象?那脖子上那是什么哇?是谁家姑娘啊?”


“这是……蚊子咬的。”


“还不承认啊……诶张继科你进来咋不敲门呢你有啥事儿啊?”


 


刘国梁正准备先从生活小事入手铺垫一下然后好开始长篇大论地说教,结果铺垫都还没完就看着张继科闯进来了。


 


“啊我没啥事儿啊,我就是来告诉您一声儿,没有哪家姑娘因为我就是那只蚊子。”


“啥玩意儿???”


“我跟龙之间也没有不合所以您就别操心我俩。倒是许昕跟方博我跟您说啊您再不管管就要上天了,俩人正互怼呢反手抽的一个比一个差,还有最近他俩开直播又开始跑火车怼您了您赶紧去教育教育他俩……”


“张继科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甩锅吗?”


“听出来啦那我就不说了,到点儿了我得带龙去吃饭了,晚了红烧肉就得被吃完了。刘指导再见嘿。”


“张继科你给我站住!”


 


结果刘国梁都还没反应过来,马龙就已经被张继科带走了,门都不带关好的那种。


 


“继科儿这样不太好吧……”


“没事儿爸爸迟早要知道的。”


“说的也是可我还是觉得不太好……”


“别想啦有什么后果我担着,你就专心想想等会儿吃什么,再想想明天吃什么,然后想想后天吃什么、大后天吃什么、大大后天……”


“张继科儿我有那么爱吃吗……”


 


俩人一路讨论打闹着越走越远,气得刘国梁摔了手里的报纸卷儿。


 


“张继科你个完蛋玩意儿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了!”


 


 


-6-


 


张继科觉得,打死他也想不到,这次吵架的起因居然是因为红薯。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封建迷信,说什么冬天就应该吃烤红薯。Ex me?是谁第一个说冬天就应该吃烤红薯的?请站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好不容易放个春节假期,张继科抱着马龙窝在沙发上第十五遍重温漫威电影,本来专心嗑着瓜子的马龙突然抬头差点没磕上张继科的下巴:继科儿我想吃烤红薯。


 


这位旁友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从超英电影里得出想吃红薯这种结论的?莫非是钢铁侠的配色让你产生了错觉?


 


张继科按下马龙的脑袋,又抓了一把瓜子放他手里:来,再嗑点瓜子,这瓜子挺不错的。


 


马龙坚持抬头:继科儿我就想吃烤红薯,冬天就应该吃烤红薯。


 


“大街上卖烤地瓜的都回家过年了啊,龙你嗑嗑瓜子凑和凑和,过一阵儿给你买。”


“嗑瓜子也嗑不出红薯味儿啊,再说了再过几天就要回去训练只能吃食堂了。”


“那你想怎么办?现在哪有卖烤红薯的啊?”


“我们可以买红薯回来自己烤啊,走走走我跟你一起去。”


“…………”


 


张继科给人缠了围巾戴了帽子又套上手套才领着一个蹦蹦跳跳的小橘子出门了。结果出了小区大门就发现对面弄堂里开着一家卖菜的小店。所以出门没两分钟张继科又领着蹦蹦跳跳的小橘子回了家。


 


烤红薯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烤盘上铺一层锡纸放上洗好的红薯然后扔烤箱里烤到出汁儿就行。


 


听到烤箱叮的一声响之后,已经脱了橘子皮只穿紫色短袖的小葡萄就奔着红薯去了。


 


“哇好香……靠烫死我了!”


 


等张继科听到响声冲进厨房的时候,马龙的手指已经被烫红了。


 


“我靠马龙你是傻逼吗,手套都不戴敢直接伸进烤箱里碰烤盘?你一打乒乓的手都不要了?你说你……靠马龙你往哪看呢!”


 


张继科一边说教一边接了一盆冷水让马龙把手指泡里边,结果抬头才发现马龙根本没理他也没理自己的手,眼神还是直勾勾地只盯着烤红薯。


 


“诶继科儿我没事儿,冷水泡一会儿抹点药膏就好了,你快去看看红薯。”


 


可把红薯牛逼坏了。一国手为了它连手都不要了。


 


张继科直接用底下的锡纸把红薯一裹就扔进了垃圾桶。


 


“靠张继科儿你干啥玩意儿?我都烫着了你居然还不戴手套?”


 


马龙拉过他的手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才确定没事儿,然后又开始追忆他的红薯。


 


 


“好端端的你干嘛把红薯扔了。”


“好端端的?你手都烫了你还跟我说好端端的?”


“那就放凉了再吃啊干吗都扔了,玘哥教没教过你要爱惜粮食?”


“还玘哥,玘哥要是知道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把手烫了指不定怎么削我呢。”


“你别这么说玘哥,玘哥人可好了。”


“是,玘哥对你可好了,玘哥就对你好,玘哥对你最好了,玘哥对你这么好你找你玘哥去吧。”


“张继科儿你这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什么意思就什么意思。”


“你给我说清楚。”


 


……………………


 


 


马龙觉得,打死他也想不到,他跟张继科吵得差点连家都掀了的起因居然只是因为红薯。


 


从红薯扯到玘哥,扯到张继科回省队的时候马龙都是跟陈玘住一屋儿,扯到张继科为了回国家队又打了封闭,扯到马龙膝盖肩膀全是伤,扯到许昕也全是伤马龙还去照顾过他一阵儿,扯到马龙跟林高远也是好得不要不要的,扯到马龙跟这个跟那个都好。


 


还真是苍了天了。扯到最后马龙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直接一嗓子:“你他妈管我跟谁好!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能过过不能过……”


 


“你他妈给我闭嘴!敢说出后面那个字我现在就掐死你你别不信!”


 


马龙也没真想离也就顺势闭了嘴,扯了张继科扔在沙发上的蓝色羽绒服就摔门出去了,也懒得走远,就在楼下堆了一个又一个的雪人——然后全部踹倒。踹了二三十个之后气儿就消得差不多了,拍拍身上的雪往楼上走。


 


进了家门也不管坐在沙发上的人,直接就进了房间坐在床上玩手机。手机里全是拜年短信,本来懒得点开现在正好都回一下。


 


“马龙你给我听好了!”


 


突然的被点名让马龙一惊,抬头发现张继科站在卧室门口看着自己。眼里很凶。这是要搞事?打架的话没准真的打不过他毕竟藏獒力气太大了。


 


结果下一秒那人就半蹲到了眼前。


 


“龙我错了。”


 


马龙一愣然后笑起来:“你错哪了。”


 


“我不该乱吃醋不该凶你不该跟你吵架。”


“还有呢?”


“……不该扔你的红薯?”


“还有呢?”


“……不该说要掐死你?”


“哦那个倒是没什么,反正如果你敢说离婚我也是要掐死你的。还有呢?”


“……那还有啥?”


“还有不该不戴手套碰烤盘。我都烫着了你还敢不戴手套?你一打乒乓的手也不想要了?还有唔……你亲我干嘛唔……”


 


END


 



评论(1)

热度(46)

  1. 绝对不能再瞎眼了转眼旧梦已成空 转载了此文字
    巨甜!
  2. Mini的备胎转眼旧梦已成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