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能再瞎眼了

【獒龙】不当一回事儿

叶绿素:



前文:事儿系列 1  2  3  4  5  6  7




大家好,我是王皓。


乒超联赛结束后,玘子约我去喝酒叙旧话家常,三杯下肚,就开始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啊,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忘不了的“相思”,玘子最常念叨的无非是他奶大的狗崽拱了他奶大的白菜这事儿。


其实一开始玘子和我说科子和龙崽有问题的时候,我还不当一回事儿。


我以为是科子和龙崽吵架了,嗨呀,这可是太阳打从西边起,胖儿一顿不吃三碗米啊。


然后玘子给了我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他说他倒是很想看他俩吵起来,免得整天跟身上沾了磁铁似的,一黏上就扯不下来,成何体统?


我觉得吧,就他和秦指整天黑着两张脸一左一右当门神,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揍一双的气势,龙崽的桃花运都给他们吓没了,也就科子胆够大、心够宽、不怕死,顶着压力顶着那张看不出脸红的小黑脸非要压在龙崽身上蹭。




都说肖门脾气大,这脾气上来了,连自己人都怼。


有好多次我都怕玘子迎头一轮爆冲直接手撕狗皮膏药,但龙崽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最后还是下不去手。


玘子为了这事不知道气了多少回,我分给他半只橘子劝他消消气。


我跟他讲,他这思想要不得,做人啊这心眼儿不能那么小,虽然龙崽确实是他奶大的,但白菜都长这么大了,有些事儿不必管太宽,也管不了那么多。像我队里那些小孩们,就周雨和小胖,平常楼楼抱抱亲亲那都是感情好的象征。


……哦不是,没亲亲,亲亲绝对不行,即使是练肺活量也不行!




科子这孩子看着挺刺,其实心肠热忱得很。每次我带小孩们去喝酒,都是科子把龙崽送回去的。


说到这里,玘子又来气了,说都怪我有事没事带他们去喝酒,没事都喝出点事儿来了。


我一脸懵逼,问能整出什么事儿啊?


玘子皱着眉不说话。


我想了一下,当年第一次带他俩去喝,一杯就倒,龙崽酔得晕乎乎的见着人就抱,科子花了好大力气才把他从大力身上撕下来,还嚷嚷说龙崽儿你不要抱别人,我给你抱,结果转头就抱着柱子睡去了,最后还是我和玘子一手一个给拖回去的。


科子不爱喝酒酒量也不咋样,但每次我组织去喝酒他都积极响应,说是怕龙崽贪杯,喝醉了没人给送回去。


我觉得科子这种兄弟间友爱互助的精神是很值得发扬的,虽然好几次方博抱着马桶吐得不省人事,他正眼都没瞧,抱着龙崽一溜烟就不见人影。


跑得还真快,玘子追都追不上。




其实科子爱黏龙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别说是生活上,球场上不还一样爱黏糊。


以前他俩配双打的时候,每回碰上他俩我就觉得一场比赛下来时间过得特别漫长。


这俩特爱在球台边讨论战术,还生怕我听见似的,科子一个闪身手掌撑在球台上,上半身卡进龙崽和球台之间,凹着个别扭的“S”型把龙崽整个人挡得严严实实。龙崽有些懵,躲也不躲,就杵在那和他“深情对视”。


讲道理,他们这样脸贴脸说话不会觉得心里慌吗?


当时我也是懵圈的,心想他们话怎么那么多,到底还打不打了,现在是打比赛不是谈恋爱,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好吗?要不要给你俩整个被子盖一盖、挡一挡顺便上个炕?




万万没想到多年后我被做成表情包。


每次许昕问我知不知道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是什么样的体会时,我就把这个表情包发给他。


许昕的心情我还是能体会的,毕竟我俩除了配双打吃过狗粮,伦敦奥运也吃过那冷冷的狗粮。




伦敦奥运那会儿,早上龙崽负责给科子打早饭喊他起床,这活儿是龙崽主动承担的。


许昕说科子有一点起床气,我怕科子欺负龙崽,早上特意跑过去看了一下,结果我去的时候科子已经麻溜地起了床,两人的衣服都皱巴巴的,龙崽歪腰给他收拾床铺,我发现他衣领下面起了几处红点。


啧,这大夏天的蚊子还挺多,回头我得给他整一瓶六神。


到了球馆,龙崽给科子当陪练,有时练得累了就在场馆里头的休息室躺一躺。


休息室里挺大的两张沙发,龙崽身子一歪歪在沙发靠边缘的位置,头一沾到沙发靠背就睡过去了。


我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玩手机,等科子上完厕所回来,龙崽已经睡得挺沉,口水流了一嘴角。


我没什么睡意,正想起来给科子腾出地方来给他眯一会,然而我屁股还没从沙发上挪开,科子自动自觉走到龙崽旁边,贴着他手臂坐下来,抬手给他抹走嘴角亮晶晶的一块,然后挤在龙崽和沙发扶手之间那点窄窄的空位,翘起二郎腿头一歪,也睡过去了。


我就奇怪了,他俩干嘛非挤在一块睡呢?比较有安全感是吗?




中途科子醒了几次,估计是冷醒的,我扭过头问他要不要盖个外套。


但是外套只有一件。


科子接过外套后把它盖在龙崽身上掖掖好,龙崽眉头皱了一下,没醒,头一点一点的歪到科子胳膊上。


科子把衣服整理好以后,侧过身抬起手臂圈住他,直接搂着继续睡了。


回头我跟玘子说了这事儿,还盛赞了科子的温柔大方体贴入微乐于奉献。


玘子当时那眼睛瞪的呀,就像两颗瓦亮瓦亮的小灯泡。


晚上吃饭的时候,科子把碗递给龙崽让他帮忙夹菜,玘子站在边上,“哐当”放下一盘小葱炒鸡蛋、“哐当”又一盘拍黄瓜,生生把两人的视线和快要碰到一起的手挡开来。


人家科子的碗还在半空中呢,多尴尬啊。




比赛间隙我们争取了一点时间去当地旅游景点逛逛,自然少不了各种自拍和他拍。


我发现科子拍照的时候特别爱搂着、靠在别人身上,虽然这个被“依靠”的对象通常是龙崽。


我对拍照没什么兴趣,换了几个姿势把人和景拍清楚就可以了。


回头看科子龙崽和许昕还在那边拍pose,主要是科子和龙崽在拍、许昕帮他俩拍。


我看着他俩拍完一张又一张,左脸贴右脸来一张、右脸贴左脸再来一张。然后科子又往上走了一个台阶,整个人挂到龙崽身上在他头顶比剪刀手。


我看许昕蹲在地上面无表情地举着相机,腿都快麻了,忽然有点心疼他。


那天天气热,他们搂在一块也不嫌热,我买了个冰棍坐在树下舔了没两口就开始融化。


两人脸上的笑比太阳还灿烂,就是那种农民伯伯喜迎丰收季节的笑,合不拢嘴的,额头眼角嘴边笑出一道一道褶来。




回去的路上我问许昕,是不是平时他们拍照都爱这样抱来抱去的。


许昕一脸呆滞地看着我,说我们都不爱这样儿拍,就他俩喜欢。


我说:他俩一个姿势要拍那么多张,也不嫌累啊。


许昕依旧双眼放空,温吞吞地说:可能他们只是享受互相拥抱的过程,他俩就是蹲在茅坑上面也能拍出婚纱照的效果。


我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感觉有点不太好。


过了一会,许昕又问我:皓哥,你也觉得他俩的拍照姿势有问题啊?


我想了想,说:科子这拍照姿势确实有问题。


许昕眼里亮了一下。


我接着说:科子故意躲龙崽后面拍,显脸小是吧?


然后许昕不说话了。






不过,男孩子之间感情再好也难免会有吵架的时候。


我印象中,科子和龙崽还真吵过一次,虽然说是吵架,也没真的吵起来,反正没过几天这俩又勾肩搭背地过来蹭我的洗漱用品。


那天晚上科子过来敲我门,我以为是吴指突击查房,吓得我赶紧把鸡脆骨收收好,还有小半块卡在喉咙里差点下不去,可慌死我了。


结果门一开,门外是只垂头丧气的小黑狗。


我问他怎么回事。


科子支支吾吾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问我如果不小心惹在意的人生气了应该怎么办。


哦,原来是遇到感情问题啊,孩子长大了,又到了白菜丰收的季节。


作为队里经验比较丰富的老队员,我得充当好这个知心大哥的角色。


我跟他讲,女孩儿其实很好哄,你回头去花店买一束玫瑰,脾气收敛下,主动去跟她低头道个歉认个错,再请她吃顿饭,譬如鸡脆骨什么的,我们这些颜值比较高的,基本就能解决。


科子楞了一下,说:不是,皓哥,龙崽不喜欢吃鸡脆骨。


这回轮到我懵了。




科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原来是他和许昕捣蛋,偷偷去玩龙崽的奥特曼和晓,被龙崽知道了,现在正关在房间里生闷气,怎么喊都不理人。


奥特曼我是知道的,龙崽房里枕头边都摆着好几个,至于晓是个什么玩意,我就不太清楚。


科子说是日本那边特别火的一个动漫里面的组织,就像咱们胖球队一样牛逼,虽然是反派。


那动漫我听过,就是玘子带着龙崽一起看的,平时练球之余还一起练结印,我看着他俩用手指掰来掰去口里念念有词的,就觉得特傻特中二。


科子点点头,说反正那个晓的衣服,许昕穿起来傻了吧唧的,一点都不帅,不符合他的审美,所以他只负责摆拍,没有去试穿那衣服。


我说这帮孩子怎么这么傻,做坏事还拍照留证据,留证据就算了,居然还发好友圈,生怕别人不知道,要搁我我也生气,如果惹的是玘子和邱贻可,一顿饭是解决不了的,得挨一顿揍,一个球拍捶你胸口分分钟完蛋,哪儿还有机会让你来找场外援助。




俗话说得好,喝杯假酒,交个朋友,有什么事是一顿酒解决不了的?


我跟科子说,由我出面,约龙崽出去喝酒,到时候你和昕儿挨个给他道歉,几杯下肚晕晕乎乎的,哪儿还知道生气俩字怎么写。


科子觉得我说得挺有道理,第二天就把龙崽约了出来。


龙崽还在生气,那小脸儿绷的呀,戳一下都能炸出泡泡来。


科子是真的上心,还真去买了束玫瑰给龙崽。龙崽愣在那,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最后还是红着耳朵接了过去。


科子看他没说话,就跑到台上拿了麦克风给他唱周杰伦,就那首“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


科子唱歌不难听,但他嗓音不太适合周杰伦的曲风,所以这一首唱下来,也就勉强及格的水平。


龙崽抱着玫瑰傻乎乎地坐在台下听他唱完了整首,又傻乎乎地给他鼓掌。


科子下来的时候跑过去跟他击了下掌,然后两人一起把许昕怼上台表演了一小段舞娘。舞娘的悲伤我们看不见,许昕的喜悲我们都看在眼里了。


喝到后面连我都有点发晕,科子背着龙崽说要先回宿舍去,我看龙崽趴在他肩上睡得昏沉沉,一朵玫瑰别在耳朵上,科子胸前口袋上也别了一朵,搞得像定情信物似的。




很久以后,我想起伦敦奥运团体赛颁奖礼,俩小孩拿着金牌和鲜花,并肩挨靠着彼此往外走,笑意气风发的样子,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们可以一直走,走过半辈子,走完一辈子。


时间一晃这么些年过去了,我退役了,他俩一如往昔,一往无前,要是他俩有问题,那真是天大的问题了。


我把这些感悟发给了玘子。


玘子只给我回了一个【蟒不想听你给蟒走.jpg】,搞得我一脸懵逼、十分茫然。




晚上空闲下来的时候,我在三人小群里吼了一声,看大力和马琳在不在线。


等了一会,我看没人理我,于是发了六块八毛八的红包,结果1秒就被抢光。


这俩真是学坏了,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抢了一毛钱的马琳跳出来骂我这红包也太小了,比郝帅的眼睛还小。


我又给他发了八毛八,然后问他有没有觉得科子和龙崽有问题。


马琳问是哪方面的问题。


我犹豫了一下,说是感情方面的问题。


马琳说这俩孩子感情好着呢,能有什么问题啊。以前他们去交大“卖艺”,从体育馆一路走去食堂,科子的手就没从龙崽肩上下来过。那天天气可冷了,一张嘴就是一口北风,他俩倒是唧唧喳喳说了一路没停过,太能腻歪了。


偏偏这俩孩子还穿得特别显眼,一个绿的一个橘的,像刚从地里拔出来的胡萝卜和他的缨子,科子那张小黑脸笑的呀,长势还挺喜人。


我不禁感慨:没想到秦指和玘子不在的时候,这俩能腻歪成这个样子啊?


不过我觉得马琳说话有夸大的成分,还是大力比较踏实厚道。


大力说他平常没太注意继科和龙崽是怎么腻歪的,倒是每次龙崽打完球拿白毛巾在脸上呼噜呼噜好几圈,总是继科第一个发现他脸上落了毛巾屑。


虽然有时候吧,龙崽脸上干干净净的连根毛都没有,但继科还是习惯上手捏一捏眉心,薅一下眉毛,顺便替他擦掉脸颊上的汗。大力补充道,还发了一个【你说什么蟒没戴眼镜听不清.jpg】。


哈哈哈哈许昕这小眼神还挺逗,我得右键下来发给师傅。




我们仨嗑唠了一会儿就各自散了。


我把大力和马琳说的话全都截图下来发给玘子,让他知道科子和龙崽感情好着呢,真没什么事儿,让他不要担心。


结果玘子竟然把我给拉黑了。


我???


他是不是被盗号了?



评论

热度(85)

  1. 绝对不能再瞎眼了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2. kelvinsunny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3. 子不语·蘑菇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