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能再瞎眼了

【獒龙】原来还有这事儿

叶绿素:

前文 就你事儿多   这都不算事儿




大家好,我是樊振东。樊少皇的樊,樊少皇的少……不是,是振兴中华的振,齐德隆东强的东。


最近我遇到了一件令我很困扰的事。




事情是这样的,12月的时候我发了一条微博,内容简洁明了,只是祝隔壁花滑女队的姑娘生日快乐。


我原本以为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儿,结果微博发出去不到十分钟,队里炸开了锅,圈里的猪纷纷躁起来,争先恐后向我发来贺电。


关于我的八卦绯闻,继“孔指和科哥的审美谁更胜一筹”以及“周杰伦和蔡依林同时掉下水龙队会先救哪一个”这些话题后顺利荣升国胖八卦排行榜前列。


林高远他们笑话我就算了,连我最亲爱的雨哥也参一脚。


我感觉眼睛干干的,有点想哭,很委屈,超级委屈,委屈得连吃了三碗白饭四包薯片也还是觉得委屈,主要是胃里填满了,但心灵上还是很空虚,好像身体被掏空……哦扯远了。


昕哥安慰我说,单身狗都爱管闲事儿,不像他们这些有家室的,事业爱情都得兼顾,哪儿有空八卦绯闻。


我觉得昕哥讲得挺有道理。


过了一会,昕哥又问:所以你这个绯闻女友是真的吗? 我翻了翻微博,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嘛,当然没我家公主漂亮哈哈哈哈。


我???


这狗粮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真让人措手不及。


所以说到底,八卦是天性,跟是不是单身并没有一毛钱关系嘛。做人的方式简单点不好吗?


他们就不能学学科哥和龙哥?他俩就从来不关心这些屁事儿,白天努力练球,晚上还要加练,甚至会讨论战术和球路直到深夜。


这是雨哥告诉我的,他跟科哥住一屋的时候,科哥经常夜不归宿,问了才知道原来他是到龙哥屋里去了,凌晨一两点还在讨论呢,真的好辛苦啊。


既然优秀的人都在加倍努力,我也不能懈怠,得多向他们学习致敬!






其实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多人来八卦我有没有早恋,大家比较关心的是队里的大龄单身代表科哥和龙哥的恋爱问题,特别是肖指和秦指,都为了这事儿操碎了心,时不时就要来找我们明里暗里打听他们的感情生活。


我也是不懂,科哥和龙哥球打得好、成名早就不说了,关键是长得不差呀,虽然科哥自从走上美黑的道路后画风有点跑偏,但只要他用心去养,还是能白回来,我看龙哥都把玫瑰拿去给他泡脚了,至于美白效果嘛……真不咋地。


上次乒超联赛结束后,我们在饭店里边吃边看科哥在某卫视的跨年晚会表演节目,科哥穿红色夹克还蛮拉风的,不过美女在旁的科哥显得有点被动,不知是害羞还是犯困了,全程酷酷的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后来大屏幕上出现刘指和龙哥的VCR他才笑了。


科哥这样真不行啊,怎么可以听到吃的就笑了呢?45都不一定能结得了婚。


下次龙哥请他吃好吃的,得让他们带上我才行。


所谓近猪者赤近狗者黑,现在科哥两样都沾边,情况就比较复杂,平常龙哥跟他走得近,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影响到。


反正他俩看上去一点儿都不着急,可能长得好看的人都这样?




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元旦过后,肖指和秦指就没再来找我们谈心,千方百计试探科哥和龙哥到底有没有对象了。


肖指明显阴转晴天,看科哥和龙哥对拉训练都能笑得合不拢嘴,而秦指则始终是“哎真是一言难尽”的表情。


然后大家的八卦对象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我,我简直百脸懵逼。


我觉得吧,我怎么着也是个97后,排在我前面的还有博哥和雨哥呢,为什么要跳过他们,直接八卦到我身上呢?不要因为我超可爱就欺负我好吗?我很凶的,超凶的!


说到博哥,自从上次因为肖指突然来“家访”,雨哥强退游戏害他被怼成猪后,博哥就再也没有找雨哥联网开黑了。


然而博哥隔三差五就来找我,试图把我这个国胖未来的红花朵儿带进游戏世界闯荡江湖,说到底就是找个垫背的。


我三番五次拒绝他,说我真不玩儿这个游戏。


博哥就说,要么咱来几盘斗地主?


我闹不过他,只好陪他来了几盘。


打着打着,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几十盘。


我眼睁睁地看着博哥好不容易重回正数的积分又一次掉到了负,打到最后博哥手机一丢,说他决定要退出游戏界了。


我觉得吧,以他的技术和手气,或许可能大概还是去打乒乓球比较有前途,真的。






可能是上次斗地主赢了太多,博哥对我的态度有些转变了,每次碰着我总会有意无意问起花滑队那姑娘的事情。


尽管我多次强调我爱打球,只爱打球,只有打球才能使我快乐。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很想说博哥你这么小气,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结果这事儿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我师傅那儿,师傅就在他、我和皓哥的三人小群里严肃批评了我,又说了1800字关于早恋的危害,还让我抄一遍,后天之前拍照发给他看。


我很懵逼,我很委屈,我很郁闷。


皓哥就特别理解我,在群里帮腔,说:咱们胖儿不小了,都快20了,要是现在不抓紧,好白菜都给其他狗拱了,像继科和龙崽那样……


像科哥和龙哥那样是哪样?这个省略号让人十分在意啊!


师傅大概是被皓哥说动了,语气就温和了不少,还说要给我寄新做的山楂酱。


哎,虽然师傅又发了不少我的表情包,但看在山楂酱的份上,我姑且原谅他吧。


师傅下线后,我迫不及待去私戳皓哥,问他关于科哥和龙哥的事儿。


结果皓哥只是甩了我好几张[一脸白告.jpg]和[蟒式白眼.jpg],让我好好学习好好练球不要老想些有的没的。


我很好奇,但还是没有再问下去,不然就显得我太八卦了。




那天晚上昕哥陪我加练,我把他拉进吴门的聊天群,这样师傅、大师兄、二师兄、小师弟就都齐了,显得特别亲切。


不过昕哥说二师兄这个称呼怪怪的,他不是很喜欢,而且按照入门时间,我才是二师兄。


……嗯这个问题我们就跳过吧。


训练结束后,我忍不住问昕哥关于皓哥在群里说的那个问题。


听完后,昕哥双目放空,似乎是陷入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之中,那表情,跟皓哥发的表情包一样一样的。


昕哥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还怼我说小孩子不要那么八卦。


我真的特别委屈吧,明明之前他还八卦我是不是早恋来着。






回宿舍的路上,我碰见了一脸神清气爽的科哥。


他最近脸色挺不错的,不知是不是玫瑰泡脚终于起了效果,这么远远地看着,貌似真的白了胖了那么一点点,穿上他那件荧光黄的运动外套都没那么显黑了。


等科哥走到我身旁时,我问他这么晚了是要去哪儿啊?


科哥说他要去龙哥房间帮他擦手办。


我早听昕哥说过龙哥的爱好之一就是收藏手办,不过龙哥太宝贝他的手办,平常都不让人碰,碰一下都要跟你急。有一回昕哥和科哥作死,碰了龙哥的钢铁侠面具,第二天在训练场昕哥被怼得妈都认不出,科哥好点,那一个月都乖乖呆在自己宿舍,没有去龙哥屋里深夜讨论球技了。


说真的,我来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识过那些老贵的玩意儿。


于是我就跟科哥说,让他带我一块儿去,多一个人多帮点忙。


科哥看我一眼,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和颜悦色转变为风雨欲来,看得我心里直咯噔。


然后科哥特别语重心长地跟我说:胖儿,擦手办呢,是个技术活,你力气大,万一力度控制不好,把手办掰坏了,崩个角缺个腿儿什么的,你龙哥是会生气的。你造龙哥生气多可怕吗?嗯?虽然他嗓子奶,但骂人的时候可带劲了。


……骂人带劲?这是什么概念啊……


于是我回了一句:可是科哥你不是藏獒力气大吗?


科哥又看了我一眼,仿佛阿爸在看令他很失望的崽:力气再大也没有你内心的力量大。


我……


我怎么觉得科哥这是在怼我?


我在走廊听科哥进行了十分钟的思想行为教育,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理,那列火车都从首都北京跑到我家乡广州了,阅读全文的中心思想就是让我不要去找龙哥,像他这样手脚利索爱干净的才能把擦手办这种技术活干得妥当漂亮、省事又省心。




我不知道擦手办什么时候成为了一种技术活,反正到最后我也只能目送科哥离去的背影。


我想了一下,科哥爱干净这点倒是不假,我在洗衣房不止一次看到他哗哗地洗衣服,虽然那衣服的数量未免太多了点。有时候还会洗床单,而且是一大早天没亮透就在那儿洗。


那床单我记忆尤深,明晃晃的印着猫和老鼠的图案。


没想到科哥这么酷炫狂霸拽日天日地的画风,竟然会用猫和老鼠这样童趣可爱的床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


我去找雨哥玩儿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雨哥给了我一个难以言喻的眼神。这眼神很是眼熟,我仿佛看到了秦指和昕哥的影子。


雨哥说:科哥的床单不是猫和老鼠。龙哥的才是。


我:……咦?原来还有这事儿?科哥人真好啊,还牺牲宝贵的睡眠时间帮龙哥洗床单。


雨哥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摸摸我的脑袋说小孩子非礼勿视。


……诶,洗个床单怎么就非礼勿视了?


我心里的疑惑又多了一个。






不过有时候事儿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巧合这种东西真不是我能控制的。


就像现在,科哥巴巴地贴在龙哥宿舍门口,像只被主人丢弃的小狗拼命挠门认错。


这事儿真不是我想碰见的,可是科哥堵在了我的必经之路上,我进退两难,只得缩在拐弯处暗中观察。


我要是现在出去的话,科哥岂不是很没面子?为了避免场面变得尴尬,我要控制住我记几。


尽管我真的很想冲出去搬个凳子拿好薯片看戏,但我怕科哥看见我后会将怨气发泄到我身上,万一龙哥也出来了,那么男子单打很有可能变成双打。


我不是怂,我是真的怕。搁谁谁都怕,不信你问博哥。


科哥站的位置离我有点距离,而且他说话声音不大,我趴在墙边隐约只能听见:


龙……不是……肖指……短信……误会……我错了……


从只字片语里我能解读出,龙哥和科哥可能是因为肖指的短信而产生了误会,至于是什么短信,不知道,主要责任应该由谁来负,也不知道,最终结果是科哥主动认错。


能让龙哥生气的事一定是很严重的吧,毕竟科哥和龙哥是可以擦手办、洗床单、深夜聊技术的好哥们关系。


得出这些结论的我真的好棒棒哦。




我猫着腰还想多听一会儿,这时龙哥打开了门。


科哥和龙哥的表情我都没看见,科哥闪身进门、反手关门的速度太快,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着急上厕所。


过了五分钟,我看科哥还没出来,我就偷偷摸到龙哥宿舍门,耳朵贴紧门板听墙角。


这真不是我八卦,我主要是怕他俩打起来。


要真打起来我得第一时间找人来拍视频发朋友圈是哇。


可惜我偷听了好一阵子都听不出所以然来,只能听见两个人在讲话,好像还有重物砸到桌子上的声响。


妈呀该不会真的打起来了吧?!


我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心无旁骛,好不容易听出龙哥一声“昂”,故事显然到了高潮迭起的部分,然后雨哥竟然神乎其技地出现在走廊的另一端,并向我这个方向走来。


……所以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嘛……


虽然很好奇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但雨哥已经发现我,为了保持我在他心中的好孩子形象,我不得不放弃这次偷听行动,依依不舍地回房间去了。






第二天是刘指的生日。


我一大早去洗衣房收衣服的时候又碰见科哥洗床单了,看来昨晚挺激烈的,床单都弄脏了,但科哥看上去好好的,就是嘴角破了,有点掉皮。


晚上我们一起参加刘指的生日宴会,科哥穿着他的荧光黄外套,心情是相当不错,还主动拉着皓哥说今晚不醉不归。


皓哥怼他说:就你那酒量,根本不够劲。怎么着,今晚不用送龙崽回宿舍了?


科哥就低头嘿嘿嘿地傻笑,说:这不是今儿高兴嘛,多喝点没事。


所以是发生了什么好事?我咋不知道呢?我看秦指领着龙哥进来的时候也笑得挺开心的。


一开始龙哥和科哥是分别坐在两张桌子的,我以为他俩还在闹别扭,想问又不敢问,科哥不时回头去瞅龙哥的后脑勺,然而龙哥并没有理他。


后来科哥被刘指叫到龙哥那一桌,龙哥拿羽绒服回来后自动自觉就坐到他旁边去。科哥就又嘿嘿嘿地笑了,埋头剥虾丢到龙哥的碗里。


秦指回头看见他俩脸贴着脸说小话,蹙起眉头脸绷得紧紧的,好像又不太开心了。


诶,虽然不知道科哥和龙哥是以什么方式和好的,但他俩和好如初这件事还是挺让人开心的。




拍合照的时候我刚好去上厕所,照片是在微博上看到的。


照片里科哥和龙哥果不其然像块糖黏糊在一起,那动作和神态,跟结婚证照片一样一样的。


雨哥说:他俩怎么拍得跟办喜酒似的。


我说:是啊,宾主尽欢呢。不过玘哥怎么看着也不太高兴呀?


雨哥想了一会,发出感叹:还有什么比自己奶大的白菜被自己奶大的狗拱了去还让人悲伤的事呢?哎,菜大不中留啊。


我一听觉得挺有道理,和玘哥比,我这早恋八卦问题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啊。


心疼他。




END



评论

热度(94)

  1. 绝对不能再瞎眼了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
  2. kelvinsunny叶绿素 转载了此文字